Robort夫人

微博:咕叽是咕咕不是叽叽

《成双》五——完结篇

  完结啦!!撒花!!


  我真的是个清水文手了︎*(๑ºั╰︎╯︎ºั๑)︎

  5:


  莫关山躲过寸头揶揄的目光,他觉得所有人都目光都落在了他和贺天的身上,他尽量自然的躲到贺天的后面,贺天却抓住他的手腕把他带到了前面。


  贺天冲着在坐的人点了个头就将着莫关山带着坐在了角落里,莫关山不自在的揉了下自己的胳膊,被贺天抓过的地方在像被火灼烧过一样疼。


  ktv的包厢里很昏暗,不知道被谁换成了摇滚的晃动灯光,灯光一下一下闪在人脸上,每个人像被打上一层滤镜,莫关山什么也看不清。


  但在这里只有一个人在莫关山眼里是意外,贺天就那样站在阴影里,莫关山却总能发现他,只有贺天是完完整整的出现在他的眼里。


  所有靠近贺天的人也在接近他的那一瞬间清晰了,本来叫不出名字的人脸现在一切都明了了。


  莫关山悄悄将它称为——贺天的绝对领域。


  如果说这场生日聚会的主角除了贺天还会有谁,那就是徐谷了,年级上出了名的高岭之花——没有人能跟她告白成功。


  今天的徐谷让钢铁直男的莫关山都觉得很好看。白色的碎花小裙子,精心梳成的鱼骨辫还有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色的的斩男色口红。


  几乎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让这两个人独处,他们都觉得贺天和徐谷很配,即使是贺天的那些迷妹们,一边不甘心一边又默默祝福着。


  大概人就是这样的,用自己的标准进行配对,并为自己做的事感到沾沾自喜。


  莫关山也这样想,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他也觉得很配,但同时他心里是不高兴的,他就是觉得徐谷的位置不对,可能她应该站在自己旁边吧。


  但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喜欢徐谷,她漂亮归漂亮,可是他对她一点也不了解。


  寸头的声音又在他脑中响起来:“你可能喜欢他呗。”


  喜欢这个词像被按了循环播放,出现的次数太多以至于莫关山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喜欢了。


  贺天在迷朦中突然看向了莫关山,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莫关山就是明白了,他在问他:怎么了。


  贺天隔空朝他比了个手势,随后低下头跟正在自己旁边的人小声道歉,表示自己要失陪一下了,他看到莫关山轻松冲他摇了摇头,然后像他走来。


  如果这种感觉是喜欢,那就他妈的是喜欢吧,莫关山已经受不了了,他必须要结束现在这让人恼火的尴尬气氛。


  他走过去拉住贺天的手,把人带出了包厢。


  他从小到大干过的坏事不少,比如用石头打碎了隔壁家的窗户,比如上课的时候用剪刀剪掉了前桌小女生的辫子,又比如和街上的小混混打群架,但哪一次都不如他现在把贺天带出来这件事让他觉得刺激。


  贺天还在想莫关山是哪里不舒服,从被带出来就紧张兮兮的盯着他到处瞧,恨不得直接用眼睛来个X光检查,再加上莫关山出来后就在发呆贺天已经在考虑怎么把莫关山扛去医院了。


  莫关山制止住贺天到处乱动的手,他虽然想跑回去可是他觉得自己是个男子汉,磨磨唧唧的绝对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贺天…我……”可是他发现要毫无障碍的把这句话说出来太难了。


  “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贺天的手探上莫关山的头:“脸怎么这么红?”


  莫关山扒开贺天的手,他看起来有点焦虑和紧张。


  贺天很想缓解他现在的感受,他不知道莫关山因为什么在紧张,他现在只想让他放松:“是莫仔想要拉baba了没有纸吗?”但是他只能讲出恶劣的冷笑话。


  可是莫关山却突然笑出了声。


  莫关山觉得自己像个傻逼,别人都不紧张还能跟他开玩笑那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只是一句喜欢而已,又不是说自己要跟他借钱,为什么非要这么扭扭捏捏像个娘们似的呢。


  “傻逼,我是想说老子喜欢你啊。”莫关山简短迅速的把这句话讲了出来,对面的贺天像个傻子一样愣在了原地:“什么…?”


  莫关山第一次见贺天这样傻乎乎的模样觉得十分有趣:“老子是说,如果说总是因为你所以心情变得乱七八糟,被你疏远所以很难过很伤心的这种感觉叫喜欢的话。”莫关山顿了一下:“那我就是喜欢你啊。”最后这一句说的又轻又快,像羽毛一样在贺天心上挠了个痒。


  “我不知道你对于同性恋是什么个看法,觉得我恶心也好怎么也好,其实老子也不是个同性恋,只是对于你……啊…”贺天等不到莫关山说完就吻住了莫关山,两个人唇齿相依,贺天的吻又狠又急像猛兽的撕咬一般要将莫关山吞骨入腹,莫关山的喋喋不休都被堵在了舌间,他因为第一次被这样深吻弄得喘不过气,他拼命拍打贺天的后背,贺天才和莫关山分开,两个人分开时嘴角拉出了暧昧的银丝,莫关山脸色微红想要躲起来贺天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又强势的吻上了莫关山,这次却带上了一丝温柔缱绻,像来自深海的海水溺得莫关山再也摆脱不了。


  莫关山已经不需要贺天的答案了,这个吻就是一切的回答。


说一个你们想要看的更新8


《不想嫁给龙的王子》

  高亮预警:be预警!!童话风!!没脑子没文笔就是沙雕小甜文!!

   0:

  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是有龙的。

  人们都很害怕龙,因为它巨大无比,所以人们为了躲避龙的骚扰就向龙献祭年轻貌美的姑娘。

  这渐渐成为一种习俗,再到后来,变成由王国公主嫁给龙。

  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吃人的龙变成了强娶美女的龙。

  1:

  最近几年王国内的人都忧心忡忡,只有听到的王后又怀孕了他们才会高兴起来。

  王国内有一位英明的君主,美丽善良的王后,还有两位十分英俊的王子,独独没有公主。

  三年后,就到了龙要迎娶公主的时候了,如果王国内依旧没有公主,那么,就要由王子嫁给龙了。

  这听起来是多么的荒谬,可事实就是如此。

  所以当小王子莫关山后知后觉发现没有公主要嫁给龙时,他的兄长见一王子已经和金发骑士私奔了。

  当他终于明白自己就是那个要代替公主嫁给龙的王子后,他已经被软禁起来了。

  向来慈爱的父王笑着把他锁在了自己的房间。

  2:

  小王子不愿意嫁给龙,他已经有了想要娶的人了。

  当他的母后挑着眉头询问他的时候,小王子眼睛都没眨一下就说出来了:“我暗恋隔壁国的公主好多年了!”

  王后听了点点头:“那么你能怎么办呢?”

  “那我去把龙杀了!”没有等到周围的人吓破胆子,小王子就已经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掉了。

  王后先是露出一个讶异的表情,然后冲着小王子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好啊。”

  于是小王子莫关山就被国民高高兴兴热热闹闹兴高采烈的送出了国门。

  大门关上之前还给小王子扔出了一把剑和破包袱,好像生怕小王子反悔似的。

  3:

  小王子心里既不高兴又带着一丝兴奋。

  他不满意于国民对于他出城的反应,好歹应该给他一批军队呀,他又对于自己很快就可以迎娶隔壁的黑头发公主感到兴奋不已。

  小王子一高兴就走的飞快,一眨眼就到了龙穴前,小王子就害怕了。

  他在洞口走走转转停停进进,最后把自己皇冠上的宝石扣下来了。

  小王子听说龙都是喜欢亮晶晶的宝石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就用这颗宝石色诱龙,让它今年不要美丽的新娘。

  他一点也不想杀死龙,他才不想承认他是打不过龙,小王子觉得大家都和和睦睦的是最好的。

  4:

  贺天的龙脸上画满了问号,说好的美丽的新娘怎么变成了一个男人?而且这男人为什么还对着一只龙喋喋不休?

  “龙先生,这颗宝石给你。”小王子低着头双手捧起宝石小心翼翼的献到了龙的面前:“您今年可以不要新娘吗?

  小王子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沉默的龙先生,又把头低了下去。

  贺天真的很喜欢亮晶晶和色彩鲜艳的东西,比如小王子的眼睛和头发,所以当他从小王子手中拿过宝石的时候又高贵冷艳的吐出了一句人话:“不够。”

  龙先生从小王子手里接过宝石时的样子让小王子以为是要被他挖去了眼睛,吓得小王子抖了三下。

  5:

  小王子高高兴兴的回了城堡,但是他后来每天都会悄悄带一颗宝石跑到龙穴里去。

  小王子莫关山渐渐发现龙先生也没有那么可怕,龙先生学识渊博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小王子愿意在供奉宝石后在龙穴里坐一会儿,只是和龙先生聊聊天。

  他发现书里写的龙都是骗人的,这位龙先生一点也不爱吃人,他很讨厌人类鲜血的味道,龙先生只会凑到他的脸上像一只大猫一样蹭来蹭去。

  “今天隔壁的黑发公主对我笑了一下。”

  龙先生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在小王子惊讶的目光下变成了一位有着黑色柔软头发的英俊男子。

  “龙先生这样很帅,可是我还是喜欢隔壁的黑发公主。”

  贺天可以变成老人,小孩,青年,可是唯独不能成为一个女人。

  龙先生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是无所不能的,他觉得很挫败。

  6:

  龙先生觉得今天的小王子有点不正常,把宝石放下了后就呆坐在地上,不仅不问他异域风光了也不跟他讲隔壁的黑发公主了。

  贺天很笨拙的把他收集的宝石堆到了小王子面前,甚至还在小王子面前打了个滚,像只蠢猫一样露出肚皮发出呼噜噜的恶心声音,都没能让小王子笑一下。

  最后龙先生吓唬他如果再不讲理由就把他吃掉,小王子才泪眼汪汪开始抽抽噎噎的讲起来。

  后来龙先生花了半个小时才从小王子的哭声里听明白了所有内容:隔壁的黑发公主得了病,需要龙心才能活。

  贺天沉默了一会儿,伸出自己的头把小王子拱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伴着小王子恐慌的惊叫声,他们飞上了天空。

  7:

  在小王子要回城堡的时候,龙先生又变成了黑发男人的模样,他轻轻拉住小王子的手,问他:“你想嫁给龙吗?”

  小王子摇了摇头,他说:“如果你是母的,我就会娶你。”而且一定很漂亮。

  小王子也没有告诉龙先生,他变成男人的模样很英俊。

  龙先生松开了小王子的手:“贺天,叫我的名字。”

  这是莫关山第一次叫他贺天,而不是龙先生。

  8:

  小王子第二天依旧带着宝石去了龙穴,可是他没有找到龙先生,他只看到了堆积如山的闪闪发光的宝石,还有一颗正隐隐跳动着的心脏。

  9:

  后来的后来,小王子迎娶了隔壁的黑发公主,从王子变成了国王。

  只是国王在每天夜里,都能梦到一只巨大无比的黑色巨龙,在天空中呼啸盘旋而过,它会底下它高傲的头颅轻轻蹭着国王的手心。

没有更新愿意吃狗粮吗!

  我今天就要给大家讲一下我的小郭同学!!我太太太喜欢她啦语无伦次(ღˇ◡ˇღ)


  和小郭同学是快要两年前认识的      但是那个时候小郭同学其实可讨厌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总是有人跟她讲我的坏话  就是类似于我很社会啊之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时候我的性向是全公开式       我通过z某认识了小郭同学        当时就觉得她好好看是我的取向狙击了哈哈哈哈哈哈       就暗戳戳加了她qq        结果z某跟小郭同学说我就是玩玩她而已       让小郭同学不要理我         小郭同学就把当初对我的第一印象直接刷到了负分       在学校碰到她跟她打招呼她也不理我!我就很伤心!


  后来和小郭同学分到了一个班       小女生抱团玩不巧的是我和小郭在了一个小团体哈哈哈哈哈哈      即使这样小郭也不理我             我就更伤心了       然后我也就不理她了       当时小郭和小团体里别的女生都玩的超级好!!   就是独独不理我一个!!


  悄咪咪说一句小郭也是个弯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当时在追别的班的一个女生          但是那个女生就不理她          她就很惨          给人家送东西人家都直接扔掉       每天在路上看到人家就直接黏了过去       我当时超不服气啊       我觉得我比那个女生好看多了(bushi)       有时候别人调侃小郭和那个女孩子     小郭总是不承认自己是弯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一段时间我都要相信了(* ̄0 ̄)


  后来小郭就换座位坐到了我前面      依旧不理我     ok!我也不理你       但是我人特别善良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时小郭和小团体闹矛盾了     就被孤立了     不跟我们小团体玩了       所以坐在了我前面就很尴尬      我同桌还是和小郭闹矛盾的主要成员         可是我就起了色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就跟她讲话      她有时候会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中午她也跟着我们一起吃过几次饭       我就觉得可能她没那么敌对我了      就跟别人一样跟她开玩笑       结果她还是不允许       我就又不搭理她了  


  关系拉进是在放暑假的前一天吧        小郭同学同学打开微信跳一跳跟我说我好无聊啊,我们玩游戏吧        我当然是好啊好啊好啊!!请你一定要跟我玩(这个时候我心思可单纯了  真的只是想跟她做好朋友!!)        然后我们俩就玩     谁输了就给谁一块钱哈哈哈哈哈       就是这个时候加了小郭的微信       她给了我两块钱(≖ ◡ ≖)


  接下来的时间小郭同学就再也没有参与过我的生活啦  


  后来一开学我就交了一个女朋友       小郭同学就开始跟我玩了     可能是因为觉得我交了女朋友她就觉得我不是她的潜在目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后来小郭同学追我的时候告诉我是因为她觉得我不是别人描述的那种坏人       她觉得我很好⁄(⁄ ⁄•⁄ω⁄•⁄ ⁄)⁄


  和前任女朋友分手后有了一段空窗期      那个时候小郭跟我的关系不冷不热     突然从某个时候开始小郭开始跟我养火花     然后跟我讲以前对我的误解     我很伤心     她就开导我     


  然后再接下来      小郭同学突然对我很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买了吃的的时候也会分享给我问我要不要       因为小郭是富婆      所以总是分享给我我并没多想只是觉得自己终于算小郭的好朋友啦!!


  接下来就有些不对辽     小郭同学会给我买早餐放在我桌子上      因为我早上总是去很晚       我就很感谢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后来小郭有时候早上不来上学     但她再来学校的时候一定会给我带吃的!!    有时候是肯德基有时候是良品铺子还有的时候是奶茶        这个时候我依然     没有多想      因为小郭是富婆………她对朋友真的hin大方!


  后来六一儿童节的时候      小郭给她的好朋友都买了礼物    也给我买啦      但是我的最不一样!      别人是糖糖而我的是花花还有娃娃!      我就jio得情况不对了      这个时候我后面坐了一位小郭的好朋友      我就开玩笑的说了一句我觉得每天都有人想泡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郭的好朋友就白了我一眼     我说我就觉得小郭想泡我      她说你终于发现了啊    


  我:??我怎么看不出来??她都不找我聊天


  小郭的好朋友就说:小郭还总是跟我们抱怨你不理她呢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我发现小郭同学聊天真的太简短了     一点都不可爱    从来都是单字聊天      相信你们看到这里一定可以知道我真的是个话唠哈哈哈哈哈哈哈      讲话超级啰嗦       所以小郭同学那样和我聊天我总觉得她是不想搭理我      我还觉得她很不礼貌来着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就和小郭在一起啦      但是这个很短很短我和小郭马上就分手了       因为我觉得她不在乎我      我的朋友们也都这么觉得     小郭的好朋友也都这么觉得      她在学校也不咋理我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害羞     


  我又和小郭的关系不冷不淡    


  今年小郭就转班了      我和她的又突然变成了好朋友      她主动跟我聊天还养起了火花       结果做了一段时间好朋友后小郭就又开始追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郭在四楼我在二楼      她经常问我喝不喝奶茶      但是我总是减肥       我就不喝      结果她每次都给我买了     她经常体育课点奶茶      她就每次都把奶茶放在我们班的窗台上      我就下课了去拿过来就可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超腼腆也不跟我说一句话        


  天气冷了她就早上下了第一节课去给我泡奶茶      然后从楼下拿到三楼接热水再从三楼下到二楼给我       好几次都是让别人递给我       我都没能看到她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的时候她拎着奶茶进我们班就先在我们班逛一圈然后再走到我这把奶茶很霸道的放在我桌子上     然后就走了!!     我连谢谢都来不及说!


  我是美术生     画室总是特别冷      她常年配备暖宝宝我就问她有没有让她给我几个      我下课去找她拿      结果我们有时候不下课我就让她等一下    我下节课再拿     她就给我送过来了!     还附赠了我一个热水袋!


  她还是延续了她不来上学但是如果再来就给我带零食的习惯      小郭就是我减肥路上的绊脚石!!


  后来在小郭生日的前一天听到别人说小郭要过生日了     我就想不ok啊!   她总是给我送东西那她过生日即使身为好朋友也是该回礼的     


  但是这个时候     是个明眼人都知道她在追我     但是她就是不说      我脸皮也超级薄不好意思直接跟她说       一旦我误会了她的意思呢      


  我就问她生日想要什么,太贵了就算了     我发了好多句话


  她就很高冷的回了我两个字:要你


  我当时少女心炸裂但是我在装傻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就说我很贵的     不给你     她就不理我了


  然后我又说请她看电影(毒液上映)    她就一下子回了我三个去!     第一次讲这么多字     值得纪念︎*(๑ºั╰︎╯︎ºั๑)︎


  然后我中午请她吃了饭     但其实她什么也没吃哈哈哈哈哈     就是我自己不停的吃吃吃吃吃       然后看电影的时候一开始毒液还是有点吓人的(谁知道他是那样一个小甜甜鸭!)我就假装害怕的抓她胳膊       结果后面再有高能场景她就直接抓住了我的手!!


  我dgakjdudnqieknfnkwk…


  少女心炸裂    然后我假装这很正常没什么好朋友都是这样的接着看电影     后来看电影的途中我就脑子一抽胆子一大就问她你是不是在追我       她就点头说是在追我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      她就拥有了我这个超级可爱的女朋友        我们晚上还一起吃了海底捞!


  顺便说一句小郭不爱看3d电影      上一次她追我的时候是在复联三上映的时候      我买票很早全场爆满      她是晚上放学才知道我去看电影的      结果她就马上打了个车来了我的电影院      跟我一起看哈哈哈哈哈     即使这样她也不能跟我坐一起      我坐最后一排     她坐第一排哈哈哈哈     她根本就没看电影      她直接睡到结束      看完都晚上十点多了     她再打车回家     


  小郭吃鸡超级厉害     有一次吃鸡的时候我很穷     只有一级甲   小郭就地图上给我标了一个二级甲     结果我一过去捡到的是三级甲!那个二级甲在我的小郭身上(*/ω\*)    但是她打游戏不爱讲话     真是没有灵魂     我就抱怨她      她说因为她在专心打游戏     这就是我菜的原因了……我话太多…


  我减肥就经常节食    我朋友总说我对体重有莫名的执念    结果最近我节食节到身体抵抗力很差就生病了    小郭就凶我     第二天一去了学校桌子上是我一周的早餐量       她要我全部都吃掉(。•́︿•̀。)


  小郭不学习     成绩很差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她现在会督促我学习       晚上会让我写作业再聊天       讨厌历史老师不想背书她就说:不行,你要自己会背, 但是如果她点你你就说不会   


  我170    找的女朋友总是必我矮哈哈哈哈哈哈     小郭160+  在我历任女朋友里是最高的了      我之前开玩笑说给她买可以长高高的钙片     她竟然说我难道不比xxx(我前任女朋友)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竟然因为这个吃醋了      陈年老醋     


  就很可爱啊!明明自己就不学习结果还一本正经的督促我一定要学习(*/ω\*)


  我的小郭怎么这么可爱啊呜呜呜!!!


  


  


《我被最讨厌的体育生掰弯了》十六

  16:


  莫关山的手指抚过放在腿上的吉他,蜷起手指轻轻扣了下吉他的木质琴箱,莫关山只想说这声音真他妈好听。


  一听就很贵。


  莫关山尽量不想让自己的表现显得那么肤浅,可是他真的想把这把吉他从头到脚正面到背面再从里到外全都用手指一一摸过。


  贺天在旁边拖着腮看他:“是克莱普顿。”


  “你喜欢Taylor?”


  贺天拿过莫关山手里的吉他,轻轻用手拨弄了两下,随即看向莫关山,这是莫关山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贺天,像在跟人炫耀自己考试成绩的小孩子,如果他有尾巴的话现在一定翘得很高,莫关山的脑袋里不适时宜得浮现出贺天长了猫耳猫尾的画面,竟然还他妈的有点可爱。


  Been sitting, eyes wide open behind these four walls hoping you'd call,(原地安坐 睁大双眼 当你看清这四壁无望的绝境时希望你会打给我)


  It's just a cruel existence like there's no point hoping at all,(这绝境一如那看不到希望的生活)


  Baby, baby, I feel crazy, up all night, all night and every day,(亲爱的 我整夜难眠 昼以继夜 只有不安疲倦)


  Give me something, oh, but you say nothing,(希望你能将我解救 但你却无情拒绝)


  What is happening to me?(我该如何应对你的冷漠改变)


  I don't wanna live forever, 'cause I know I'll be living in vain,(我并不想永生不灭 我知道生命有时徒劳难免)


  And I don't wanna fit wherever,(我并不想换枕入眠)


  I just wanna keep calling your name until you come back home,(我只想不停呼唤你名 直到你回到我身边)


  莫关山挑眉,无视了贺天挑衅的眼神从贺天手里接过了吉他:“唱什么?”


  贺天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转向房间,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又是一把绿色的吉他,莫关山从来不知道贺天喜欢这种颜色。


  “…别误会,我只是追星。”贺天晃着手里的吉他,向莫关山解释道:“你开头。”


  莫关山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该说贺天是自信还是该说他些别的。


  他的目光一直留在贺天手里的绿吉他上,停顿了半响,指尖缓缓弹出贺天熟悉的旋律。


        我一生的黄金时代,


  细看过沉默的大多数,


  验证本质无能的愤怒,


  行驶特立独行的路途,


  只等有一天,


  你说出水中有蜃楼,


  我就与你拂袖而奔,


  整个灵魂交付与你。


  贺天还是有些惊讶的,他没想过莫关山会选这首慢抒情,他要表达的意思是,这首歌有一定的难度。


  对上莫关山的眼神,贺天笑了,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如果硬要给这种感觉一个名称,他只能称之为契合。

  

        想变成天上忽明忽暗的云朵,


  想吃掉世上最美味的一切,


  一想到你呀 我这张脸就泛起微笑,


  爱你就像爱生命……


  ……


  “莫仔你脸红了。”


  莫关山的确觉得自己的脸很热,现在被贺天一说他觉得自己的脸更热了,他以前不知道贺天这么直白,直白的讨人嫌 :“滚,你家太热了。”


  就是因为他家太热了,他不可能因为和一个男生对唱情歌就脸红心跳:“我怎么从来没看到你爸妈?”他自己都为这个话题的转变感到尴尬。


  “我自己住。”看着贺天将吉他像保护爱人一样收进了琴套莫关山突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所以显得他的回答有些漫不经心:“啊…?自己住?”一抬头就对上了贺天的眼睛,他不知道两个人什么时候距离已经这么近了,贺天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给了莫关山一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


  “对。”


  “……哦…哦,真好啊。”莫关山语无伦次道,他也不知道到底在说什么真好,他现在只希望贺天能离他远点,他只觉得两个人之间空间太小了,让他喘不过气。


  贺天捏了下他的鼻子:“你好紧张。”随即飞快的退开了,这一过程太快以至于莫关山觉得刚刚像出现了幻觉。


  看着贺天走进房门的背影,莫关山摸上了自己的鼻子,鼻尖好像还能闻到贺天手指间淡淡的烟草味。


《成双》四

  4:


  “好巧。”莫关山握着钥匙的手微微颤抖,额角滴落一滴汗水,不停的用余光瞟向旁边的贺天。


  刚说完他就忍不住想骂自己,巧什么巧啊,明明两个人就住对门,他不敢去看贺天的表情,他猜想贺天现在一定又是一脸看傻瓜的表情看着自己,附带一个嘲弄的笑。


  在他想补救再说几句话挽回刚刚尴尬的开头,就看到贺天只是像是如果莫关山没出声就没注意到他一样,冷淡的“嗯”了一声就背对过他开门,关门,一气呵成。


  


  “贺天不理我了怎么办?”


  “不可能好吧。”


  “他真的不理我了!!!”寸头看见三个感叹号的时候还是有一点小惊讶的,他思索了一下才回复莫关山:“那你去道歉。”


  “我做错什么了??”


  “太迟钝了。”


  莫关山反复读者寸头的那句话,他真的不是很理解寸头为什么说他太迟钝了,但是等他再发消息过去的时候,不管怎么样都收不到回复了。


  你mb。


  莫关山不想承认他是因为贺天的事情才睡不着的,那样太不男子汉了,可事实就是,他现在因为这件事情一直想到了凌晨三点钟,还没睡着。


  所以当莫关山带着一个黑眼圈出现在学校的时候,寸头的反应像看到了大熊猫。


  就连贺天在遇见他的时候脚步都顿住了,所以莫关山不知道到底是该庆幸贺天终于不像之前那样对自己爱答不理了还是应该把自己脸遮住。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寸头的手拍到了桌子上莫关山才从自己的思绪里缓过神来:“…什么?”


  寸头向着旁边的人耸肩,一副他果然没听的无奈样子,莫关山马上跳起来揽住寸头的肩膀:“再说一次呗。”


  “只是问你贺天的生日party你去不去!不去我们也不去。”


  “…”莫关山沉默了一下:“去啊。”老子又不怕他干嘛不去??


  “你确定吗?”寸头露出惊讶的表情,他原本以为莫关山的鸵鸟属性是断然不会去。


  “确定啊……他的生日会老子不去那谁还能去?”只有莫关山没意识到,贺天的名字早就被他打在了身上,就像莫关山名字早就成为了贺天的代名词一样。


  所以周围人意味深长的目光,莫关山没看懂。


  


  嘴上说着什么也不怕的,但是到了地方莫关山心里还是有点犹豫。


  他们俩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冷战了,数不清几个日子没讲过一句话了,说不定他已经被贺天单方面宣布绝交了,现在自己又出现在他的生日会上,大概是不会受到欢迎的吧。


  “你们先进去,我刚晕车了,吹会风。”莫关山躲过寸头来拉他胳膊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寸头的眼神让莫关山怀疑自己的小心思被全部看透了,但也就那么一瞬间,因为在莫关山的印象里,寸头一直是个智商长年不在线的白痴。


  看着几个同行的人推推搡搡的进了ktv,莫关山才开始纠结自己那些有的没的小心思。


  手里拎着的礼物袋还工工整整的,一点没有像在人挤人的公车上晃荡半个小时的样子,莫关山正在心里琢磨着是把礼物放那儿了就走还是打个招呼再走的时候,贺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了。


  “莫仔?”莫关山听到这声许久没听见过的特殊称呼浑身打了个颤,第一反应就是回头,但回了头后就开始后悔,他不知道该对贺天说些什么。


  最后只是傻傻的和贺天两个人四目相对,活像电视剧里异地情侣两年后再见的场面,也可以说是像热恋的情侣要分别一样,反正就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像要把对方刻在脑子里一样。


  “怎么不进去?”最后打破沉默的还是贺天,好像他们一直都是这样,最后妥协的永远都是贺天。


  莫关山把礼物袋送到贺天面前:“生日快乐。”


  又出现了,贺天经典的挑眉,莫关山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个表情,他既期望贺天像以前一样恢复自然就像两个人从来没有过尴尬一样,他又在期望贺天抓着他刨根问底的问一问,到底为什么躲他。


  因为自己心里没有答案,所以总想要别人来帮一帮他。


  “我还有事,要回去了。”莫关山说,他只是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离开的好看一点,他不想听到贺天赶他走。


  余光看到贺天接过礼物袋后翻开看了眼,莫关山立马紧张起来,贺天会不会不喜欢这个,我是不是买错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句他又想听到又不想听到的话,贺天问他:“进去坐一会儿吧,马上切蛋糕了。”


  不知道是不是莫关山的错觉,他总觉得今天晚上的贺天心情很好,尤其在收到礼物后心情更好了。


  毕竟他很少看到贺天不带任何嘲弄意味的笑。


《我被最讨厌的体育生掰弯了》十五

  15:


  莫关山撇了撇嘴角,他觉得有点惋惜,贺天在看到他的时候就停下了动作。


  “打扰到你了吗?”莫关山坐在了贺天旁边,贺天往旁边挪动了一下,将身子面向莫关山:“要听歌吗?”冲着莫关山笑得很痞。


  莫关山愣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头,好像在认真思考:“随便吧……”


  贺天思索了一下,手指在琴弦上随意波动了两下,慵懒轻快的爵士乐从他的指尖跃出。


  Lonestar where are you out tonight,(今夜你这孤独的星星将去往何处,)


  This feeling I'm trying to fight,(这样的感觉正是我想抗拒的,)


  It's dark and I think that I would give anything,(在这漆黑的夜里,我愿给你我的一切,)


  For you to shine down on me,(换取你照耀在我身上的星光,)


  How far you are I just don't know,(不知你有多远,)


  The distance I'm willing to go,(但是我却愿将你追寻,)


  I pick up a stone that I cast to the sky,(我捡起一颗石子抛向夜空,)


  Hoping for some kind of sign,(希望看到些什么,)


  Lonestar where are you out tonight,(今夜你这孤独的星星将去往何处,)


  This feeling I'm trying to fight,(这样的感觉正是我想抗拒的,)


  It's dark and I think that I would give anything,(在这漆黑的夜里,我愿给你我的一切,)


  For you to shine down on me,(换取你照耀在我身上的星光,)


  For you to shine down on me,(换取你照耀在我身上的星光。)


  在贺天唱出第一个词的时候,莫关山被惊羡到了。贺天平常的嗓音并不低沉只是有些沙哑,平常讲话的时候这种特征并不明显,但在他刻意压低了嗓音故作温柔的唱起歌时,就像有人用沙一点一点磨在你的心上。


  莫关山的肩膀耸了起来,觉得心里酥酥痒痒的。


  他从来没想过真的会有人用音乐就可以征服一个人,贺天做到了,莫关山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莫关山微微侧着头很认真的听着,只是一些很简单的词,莫关山都听懂了可惜每一句连在一起的时候,莫关山完全搞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他不得不直视自己对贺天别扭的感觉了,即使贺天有时候很讨人厌,但他实实在在的,让莫关山觉得羡慕,严格来说,莫关山很欣赏崇拜他。


  贺天好像成为了莫关山最想成为的那种人,在莫关山拼了命的向那里跑的时候,贺天就已经到了终点。


  看着贺天住的公寓和摆设,还有他放在门口的AJ,莫关山绝对不承认自己现在心里有点酸,他只是觉得,人和人之间真的是很不公平的。


  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贺天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演奏,空气中只有两个人静静的呼吸声,但贺天的声音好像被按了循环播放一样不停的响在莫关山的脑袋里。


  莫关山觉得有些难为情,他躲开贺天的视线:“……好听。”


  贺天的反应让他很不舒服,贺天像看出了他心里的弯弯绕绕,对他露出一个类似于胜利者的笑,动作很随意的将吉他放在了旁边:“要一起弹吗?”


  贺天对莫关山发出了邀请。


《勾引源》一

 大概长篇

双A,莫是个信息素十分小清新像个o而且只要B的纯a,贺的B和莫在酒吧里打了一炮,贺误以为莫是o,为了报复决定勾引莫结果反被撩的故事…会有ABO里的私设世界观。

好老的梗,大概就是为了写车而产生的脑洞…


   1:


  酒吧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了,甚至于脑子里想得东西也是一样的:“卧槽,带劲。”最先打破沉默的是一个金发男人,好看的碧绿眼睛一直跟随着那个红发背影,然后在所有人怔愣之时率先行动了,他跟了上去。


  莫关山微微侧过头,不加掩饰的大胆打量这个坐到自己身边的金发男人,接过酒保送来的酒轻轻送到唇边抿了一口,颜值过关:“莫。”


  这是出了名的gay吧,来这里的也会都是一些有些小名气的人,没人会傻到用真名向自己的一夜情对象自我介绍“Kay。”金发男人也大胆直视着莫关山,眼神里是不加掩饰的欲望。


  即使他是一个Beta,他也会对优秀的Omega有欲望。


  莫关山在心里悄悄吐槽了一下他名字好gay,顺便给Kay点了一杯莫黑托。


  Kay在这杯晶莹剔透的绿宝石一般颜色的鸡尾酒送到自己面前时,对着莫关山暧昧的挑了挑眉,莫关山也大方的回视他:“和你的眼睛一样好看。”


  还有不少Alpha想要上前搭讪,但在看到莫关山给那个金发碧眼的外国Beta点了一杯和他眼睛一样颜色的莫黑托时,都不禁发出了惋惜的声音,但是他们放弃的很爽快。


  在Kay摸上莫关山手背的时候,莫关山不是没闻到他身上有着另一个Alpha的味道,像檀香还混着一点他不喜欢的金属味,莫关山已经能想象出那位Alpha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一定是位金框眼镜和西装三件套的古板男人,不然这位Beta怎么会跑到酒吧里来呢。


  一瞬间脑子里想了许多弯弯绕绕的事情,但莫关山并不是很在意这位Beta是不是有了主,他只是需要一位一夜情对象而已,更何况是他自己找上来的。


  和Kay小坐了一会儿莫关山发现这位男士的智商和他的外貌并不相符,简直是成反比增长,莫关山不禁想到“胸大无脑”这个词,放在这男人身上大概是再合适不过了。


  所以莫关山很干脆利落的带他开了房,他不想和白痴过多交流,他现在只想快点酣畅淋漓的打一炮然后美美睡一觉,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好过了。


  莫关山总是对这个反应百看不厌,Kay惊恐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莫关山并奋力想推开他,可事实上,即使莫关山痛恨ABO这类的属性划分,但他不得不承认Alpha的确很好很有优势,以至于他可以不费力的压制住一个比他还要健壮的男人:“嘘……我会让你很爽。”莫关山扣住Kay的手腕,伏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他很擅长控制信息素,即使他厌恶自己的味道。


  房间里弥漫起浓郁的橘子和有些甜腻的花香,安抚了住了一直对于信息素一直不怎么敏感的狂躁Beta,并很强势的威慑住了他。


  肉体撞击的暧昧声响和喘息声在酒店套房里响起,月光是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光,即使这样也足以让人知道现在这里到底进行着怎样刺激的性事。


  莫关山将人从怀里推开,坐在床边伸了个懒腰后走进了浴室,最后带着一身清爽出来,从地上捡起被蹂躏到到处都是褶皱的被子睡在了沙发上。


  第二天天还没有全亮就离开了酒店,莫关山对某些事情上,总是对自己的要求过分严苛,这是寸头的评价。


  莫关山曾把这个当做笑话说给了他唯一的交心好友展正希听,但没想到得到的回复却是:“我觉得他说得很对,你在某些方面上的确很变态。”


  莫关山还记得当时他和展正希打了一架,就因为自己纠正他是“严苛”而不是“变态”。


《我被最讨厌的体育生掰弯了》十四

  14:


  贺天很喜欢春天或者是秋天的早上,浓重的雾气和湿润的空气都让贺天感觉十分舒适,他尤为喜欢凉爽的感觉,以至于他夏天的早上从来不跑步。


  贺天在街道口看到一个红脑袋蹲在路边的时候是很惊讶的,他下意识看了看手表,五点半。


  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年纪的青少年在双休能五点半起床的人30人里不超过两个,贺天算一个,另一个一定是因为失眠。所以现在莫关山就蹲在他经常跑步道路的前方,低垂着脑袋玩手机的时候,贺天直接认为自己是出现幻觉了。


  莫关山觉得好他妈的冷而且还困,他用力裹紧身上的薄夹克,头低着一点一点的看着就要睡过去,眼前突然多出了一双脚。


  莫关山带着烦躁抬头,先是黑色运动裤然后……往上往上…好他妈长……艹,贺天?!


  被惊得脚下踉跄,就要直接坐在地上,他可不想尾骨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在一瞬间他反应过来马上用一只手撑在了地上,结果用力太大手蹭在了地上觉得手心里火辣辣的。


  “怎么是你?!”莫关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你在我的地盘干嘛呢?”贺天歪着头,问得理所应当。


  “呆一会儿不行啊?!”莫关山脱口而出,过了半响才反应过来他get的点不对:“你…你的地盘?这地写你名字了吗?!”


  贺天点头:“我天天在这跑步,这地都认识我了。”


  莫关山不想理他,昨天差不多一晚上没睡他现在已经要睁不开眼睛了,根本不想和贺天扯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好吧…你说是就是咯。”


  贺天却还没有走,他坐在了莫关山旁边:“你一大早上在这干嘛呢?”贺天只是很随意的问了一句,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他是没话找话说。


  所以莫关山也没打算很认真的回应他:“你家缺个做饭的吗?”……莫关山现在想把自己刚刚说的话吞回肚子里去,他现在只是缺个睡觉地方并不是想帮人做饭啊!


  他慌忙否认:“啊……不,不是,不是要给你做饭的意思…”看着贺天似笑非笑的表情,莫关山更加找不清自己的逻辑了:“…反正…反正老子不是他妈的要给你做饭!”几乎用吼的方式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贺天在莫关山吼他的时候就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在他吼完后还煞有介事的看了看四周:“还好周围没有人。”


  “…你很讨厌知不知道?”


  贺天无所谓的一耸肩:“要不要去我家睡觉?”说着贺天就站了起来,弯下腰整理自己的裤脚。


  莫关山愣住了,半响才点头,又突然意识到贺天看不到

自己点头又马上开口回应:“好…你为什么要我去你家睡觉?”


  “你也不看看你眼睛肿成什么样子了。”


  莫关山听到贺天的话马上举起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好像…是有那么点肿。


  “这种情况要不是你哭了一晚上要不就是你没睡觉,当然前者的话我觉得你是不可能了。”


  这是莫关山第二次来贺天家,虽不至于像自己家里那么放松但是在这里还是让他有了一点心安的感觉,他觉得很累,他真的太需要睡觉了。


  他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梦里到处都是黑色的雾气,他在里面奔跑却总是看不到终点,终于看到了一个光点莫关山激动的跑了过去,他看到了一双手里握着平底锅,上面熟悉的红色疤痕让莫关山激动起来,那是他父亲,可当他就要跑到的时候,眼前的景色都变了,变成了一个黑发男人握着铅笔画速写的模样,回过头来竟然是贺天的脸。


  然后莫关山就吓醒了,他摸着自己的脑袋感受到一手潮湿:“妈的。”他现在想冲一个澡,如果头发不能一直保持清爽那么莫关山的脾气会一直处于爆炸状态,他妈说他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洁癖的。


  打开卧室的门,先撞进莫关山脑袋里的不是音乐而是抱着吉他的贺天,灰色的开衫毛衣露出脖子和显眼的锁骨,微微低着头专注着看着怀里的吉他,一只耳朵带着白色的单线耳机,另一根线荡在贺天的身上,之前说过了,他觉得贺天的手很白很好看,即使他没有学到关于美术的什么东西,即使他根本不懂什么黑白关系,他也觉得现在的贺天如果用素描的评判标准来评判的话,那他一定是完美的。


  十分惹眼。